當前位置:番茄電影 > 新聞資訊 > 明星動態

    "南方車站"導演刁亦男:胡歌氣質很合適

    來源:時光網   2019-06-04   0次瀏覽

    剛剛落幕的第72屆戛納國際電影主競賽單元中唯一的華語片獨苗,正是《白日焰火》導演刁亦男的第四部導演長片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。把新作帶到這個極具權威的電影圣壇上,刁亦男表示“心情就像是孩子終于生下來了。”我們也有機會與刁亦男的攝影指導老搭檔董勁松,討論實景拍攝的技術挑戰,他還分享了一點與胡歌合作的經驗。


    image.png


      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警匪斗智題材,在戛納電影節上備受矚目,新作《好萊塢往事》同樣入圍了主競賽單元的導演昆汀·塔倫蒂諾,也帶著妻子出席《南方車站》的戛納首映,從踏上紅毯的一剎那起鎂光燈就沒停過。據悉,四位主演在紅毯上就看到昆汀來看片了,在影廳里,昆汀也坐在導演和四位主演前一排,他的投入大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。


    昆汀還在映后與刁亦男握手祝賀毫不掩飾對影片的喜愛,帶領全場觀眾起立鼓掌,全場反響熱烈。雖說昆汀對亞洲電影的熱愛是眾所皆知,但今年他與刁亦男兩人算是主競賽的競爭對手,出席支持“對手”之舉,也展現了國際電影節上導演們互相欣賞作品的大將之風。 “雖然沒和他說過話,但從他的反應,我大概知道他是怎么樣的想法,”刁亦男說。 



      “這種關系是導演和導演之間看對方電影,都會有一種對各自電影語言的交流,不用見導演本人,看他的電影就知道導演在說什么。就好像電影可以作為交流工具一樣。”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由騰訊影業攜手和力辰光等合作伙伴共同出品,從逃亡的黑幫大哥周澤農(胡歌飾演)視角,隱晦而巧妙地映射了社會現實。


      電影隨著周澤農與“陪泳女”劉愛愛(桂綸鎂飾演)穿梭在農村小鎮之中,更將實景中不同的色調、光影與劇本無縫結合,塑造了虛實模糊的視覺效果,刁亦男的黑色電影美學風格又達到另一個程度。


      胡歌在片中飾演沉默寡言的黑幫大哥,演出與過往大家對他的形象認知大相徑庭。刁亦男說,會選他出演主要是想給一個大家想不到的形象,“胡歌本身氣質也比較符合我打造的這個角色,憂郁敏感、沉默寡言的樣子,很符合我的要求。另外,他的一張照片也特別打動我,在造型上可塑性很強。”



      刁亦男認為,警匪片就是要有白與黑的反差,才能撐起兩邊恨不得對方不存在、又必須有彼此才能實踐生存價值的微妙關系。因此,選定多次搭檔的廖凡出演刑警大隊隊長,他可正派可反派的外型也是很重要的因素。“中國俗話說'警匪一家',”刁亦男說。“雖然是開玩笑,但有時候警察辦案,也得把自己裝扮得讓別人看不出來他的樣子。


      警察也會穿便裝,看起來就像江湖里的盜匪、灰色職業的人一樣,方便他追捕兇手或搜索訊息,所以彼此都需要對方。”刁亦男與廖凡合作的《白日焰火》拿下了當年柏林電影節的金熊獎(最佳影片),廖凡更以該片,成為中國為數不多的柏林電影節影帝。時隔五年后再合作,刁亦男看到的是廖凡更精進的演技,“他演技和表演上更老練,現在演戲都不用費力,而且很快就能進入我要求的狀態。



      《白日焰火》女主角桂綸鎂,在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中也是擔綱女主角,飾演一位在野鵝湖附近工作的陪泳女,因故被卷入周澤農的大逃亡。刁亦男贊賞桂綸鎂的演技與敬業,“她本身是一個很好的演員,我感覺她是屬于演技派的。來演這樣的底層角色她也下了很多功夫,做很多功課,提早去體驗生活,觀察灰色職業的運作,學武漢話。”


      《南方車站》飾演黑幫大哥老婆楊淑俊的萬茜,刁亦男對他的表演評價也很高,“她是很感性的演員,進入狀態也非常快、非常到位,且瞬間就給你一個非常好的表演,表演爆發力非常好。”



      除了在大銀幕前找來合作過的優質演員,幕后也有許多大將是刁亦男的老搭檔,如錄音指導張陽,以及攝影指導董勁松。董勁松掌鏡的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去年也入圍戛納一種關注單元,更勇奪第55屆金馬獎最佳攝影獎。比起《白日焰火》,董勁松說刁亦男在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的要求更復雜也更具體,舉對看景、拍攝方案、分鏡頭等,刁亦男的想法表達得比過往更加清晰。


    “拍完感覺導演這幾年的成長與積累速度很快,”董勁松說,“我回去自己也還得再下功夫,還得學習,不要有差距,因為這次他在視聽語言上都有特別大的突破。”董勁松也透露,因為《南方車站》很多戲是以往沒有遇過的方案,包含車戲、追戲,所以攝影們特別加工自制了拍攝材料。“像我們有一個自己做的跟拍車,可以把摩托車放到上面。


    《白日焰火》的攝影指導也是董勁松


      基本上就著地,不是騰空的,還可以側掛、中間掛、或同時前頭與兩邊都掛一輛,后面還可以跟一輛。”這些器材之好用,研發這個器材的攝影拍到一半還開始賣貨了呢。而片中多數都是實景拍攝,且有非常多夜戲與水戲,拍攝技術要求非常高。董勁松說,“實景里操作對我來說會遇到很多問題,實景很小,像一場在(萬茜角色)家里,廖凡帶一堆刑警進去,空間不過就這么大。


      就一個門到廚房的距離,我還鋪軌道用搖臂電控頭,就這么丁點大空間我得完成一個長鏡頭。”雖然實景拍攝面臨諾大的空間大小挑戰,《南方車站》全是架上拍攝,只有一場戲是肩扛機器拍攝,由胡歌自己扛機器。這場戲是胡歌逃亡到氣象站中,自己包扎傷口,隔天醒來迷迷糊糊的舉槍練靶戲。董勁松透露,為了要最真實捕捉胡歌的視角,


      “我把機器直接擱到胡歌身上,他自己扛的,我只是稍微扶著,怎么甩的時候稍微帶一下力度。”


      這部以“野鵝湖”作為英語片名的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,選定在武漢拍,正是因為當地有許多水的景點,符合劇本需求。但刁亦男透露,“水面上的戲是最難拍的。工作船要和道具船連接在一起,這些工程量本身就很大,晚間在水面上拍戲風浪變化很大,有時候出去之后突然就起風,卷起三級浪,我們就趕緊往回跑。


    英文版片名:野鵝湖


      有一次風很大我們還沒到岸邊,工作船和道具船的連接被吹得快斷了,也是有危險性,水面拍攝特別費力。”但在《南方車站》中,飾演夫妻的胡歌與萬茜在電影里,從未同時出現在大銀幕上,甚至連閃回的畫面都沒有共同相處的回憶畫面。大家對這一點都有不同的解讀,而刁亦男則表示,


      “夫妻倆雖然沒有交集,但最后還是聚會了,方式是這個男的完成了他生命價值的兌現,他們最終抱著那一袋東西,等于是又在一起了。”至于是怎么樣的兌現方式,就等觀眾朋友進電影院觀片發掘吧。

    11选5有什么技巧